狸花貓頭上被人「敲釘子」,受傷嚴重躲避人,2年來卻只願見夫婦

一隻身受重傷的流浪貓,頹然地在小巷遊蕩,街上喧鬧的氛圍,仿佛與它不搭調,它在默默地承受著這份來自於人類的痛苦。

警惕、逃走以及兇狠,往往是流浪貓留給咱們的印象。哪怕有的流浪貓被人餵食許久,也不見得會跟那人走在一起。

因為環境已經決定了「身份」,流浪貓若想翻身,要麼特別主動乖巧,要麼特別淒慘難堪。

這只頭上「插著」一根釘子的狸花貓讓人不忍直視,它被人傷害了,且這傷害的方式,實在是考驗了人心的下限。

到底什麼樣的人會狠心傷害一隻流浪貓,是討厭流浪貓嗎?還是純粹想要發洩心中的奇怪欲望。

沒人能知道狸花貓是被誰傷害的,這座本就不大的小鎮,卻仍舊有人藏著惡意,令它活在痛苦裡。

或許一隻正常的流浪貓不會引起人們的注意,可一隻身受重傷還四處遊蕩的流浪貓,很可能招來好心人。

「我們在這兒徘徊兩天,用了二三十個捕捉器」,遠處的狸花貓時不時回頭張望,它的眼中浮現出三位女子,這幾天一直在跟著它。

為了抓到這只可憐的狸花貓,三位女子想了許多辦法,可無論是放置更多捕捉器,還是悄悄跟隨,都沒法讓狸花貓停下腳步。

想想也是,本就警惕的狸花貓,受到人類的傷害後,說什麼也不會輕易與人接觸……也可以說是它「心寒」了。

每當三位女子悄然走近時,狸花貓就會躲到那處廢墟裡,然後透過柵欄彼此對視著,剩下的右眼還是那麼好看。

其實呀,只要您仔細一想,就會發現一個暖心的事實——能在街上生活許久的流浪貓,身後幾乎都會有人類的影子。

狸花貓亦是如此,雖然它警惕人類,但還是有人用溫暖打動了它,令它能在這冷漠的世界裡感到活下去真好。

「你們在幫它嗎?或許我能幫上忙」,當三位女子再次因為捕捉狸花貓失敗後而懊惱時,一位大叔來到她們身旁,主動提出要幫忙。

大叔也注意到三位女子那兩天以來的所作所為,於是就把自己和狸花貓的關係說了出來——原來他和妻子已經「照顧」狸花貓快2年了。

夫婦倆在街上開著一家不大的餐館,前廳裡是絡繹不絕的客人,後廚裡則放著一個貓碗,碗中全是肉食。

待到客人逐漸減少後,一位阿姨來到後廚,把貓碗放在門外,靜靜等待著狸花貓的到來。

不一會兒,那只受傷的狸花貓小心翼翼地來到後門外,看著面前這位給它餵食兩年的阿姨,它雖然還警惕,但靠近的步伐從未後退。

「有一天我傷心地問它,是誰把你打傷的,你告訴我」,阿姨一手擦著眼淚,一手拿著手機,為三位女子翻找以前她給狸花貓拍攝的照片,嘴中則說著替狸花貓心疼的話語,心裡很難受。

自從兩年前在這家餐館後門吃到第一份食物開始,狸花貓幾乎天天來討食。那時它的身子特別瘦,身上也挺髒,若非夫婦倆好心餵食,它的喵生恐怕已經結束。

狸花貓對夫婦倆警惕嗎?其實一直都警惕,只不過相比起其他人,夫婦至少還能靠近它。

如果沒有意外的話,故事本來應該是以「夫婦收養狸花貓」結尾的,畢竟一隻流浪貓能天天去餐館,足以說明它對這個地方很信任。

然而這世界是多變的,人心更是難測的。狸花貓頭上的那顆釘子是壞人所為,那顆受損的左眼同樣是壞人所為——它受到過兩次沉重的傷害。

據阿姨所說,狸花貓的左眼是在今年五月份的時候受傷的,當它疲憊地來到後門外時,阿姨一度想要把它救走。

只是受過傷害的狸花貓說什麼也不肯被抓住,要是夫婦倆用強的話,它會一連好幾天都不再到來。

無奈之下,夫婦倆只好把一些藥物放在食物裡面,無論有沒有作用,至少狸花貓把藥物吃下去了。

能在殘酷的流浪世界裡結識一對有愛的夫婦,狸花貓固然遭受無邊痛苦,卻也把心中僅有的一絲信任放在了餐館後門外。

由於三位女子和夫婦倆都沒法抓住狸花貓,一家較大的愛心組織決定提供説明,不僅帶來了嶄新的捕捉器,還在狸花貓活動的地方安裝監控,並叫來醫生時刻做好準備。

夫婦倆為了幫助狸花貓,也停業一天,把餐館空置出來,好讓一群人有個歇息的地方。

也許是意識到四周環境有所改變,狸花貓變得愈發警惕,本該下午去後門吃東西的它,直到淩晨4點左右,才小心翼翼地來到後門。

那時一群人已經等了差不多有十多個小時了,若是狸花貓再不來的話,他們只好提前收工,準備實施其它計畫。

隨著門外哐當一聲響,站在監控螢幕面前的眾人全都松了一口氣,那只受傷的狸花貓,終於被抓住了。

後面的事咱就不說了,狸花貓能被這麼多人關愛著,是它遭遇諸多不幸後的最美「禮物」,它的未來絕對不會再這樣悲慘了。

咋說呢,還是那句話,「好人有好報」,無論是好心的三位女子,還是心善的夫婦,他們都是好人。

用戶評論